新闻资讯

促进电炉炼钢发展相关政策将到位,钢铁业减污降碳还有哪些新动向?

友发集团——上交所主板上市企业、连续15年位列中国企业500强    丨    2021.07.22    丨    39

“国家促进电炉炼钢发展相关政策即将到位。”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17日表示,这些政策包括重污染天气应急和重大活动保障期间对电炉炼钢企业不停产不限产、产量不压减,水电费不涨价、减税降费等。

“如果说十多年的节能和减排两项约束指标倒逼电炉炼钢发展作用不够明显,那么含碳的约束指标将形成节能减排降碳‘三指标’合力,应对高耗能高污染高排碳的‘三高’。”他说。

刘炳江说的“三指标”,反映的是我国钢铁行业面临的新形势。“十四五”时期,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进入了以降碳为重点战略方向、推动减污降碳协同增效、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实现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由量变到质变的关键时期。

钢铁工业如何破题“减污降碳协同增效”?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近距离解读政策,企业对标挖潜,信息量满满。

关键词一:调结构

刘炳江说,在当前节能减排降碳的新形势下,钢铁行业高质量绿色发展,要着力六方面,即优化产业结构和布局、工艺流程结构、炉料结构、产业链结构、能源结构和运输结构。

谈到优化工艺流程结构,刘炳江表示,我国电炉短流程炼钢发展空间巨大,“电炉炼钢产量占粗钢总产量不足10%,而世界平均水平是24%。”

钢铁生产可分为以铁矿石为原料的“高炉—转炉”长流程和以废钢为原料的电炉短流程两类,后者比前者吨钢减少1.6吨二氧化碳排放、3吨固体废弃物,绿色效益明显。

关键词二:控产能

“无论是技术改造还是升级,关键是去产能,不能空谈去产量,只要产能还在,产量还是会顺势而上。”刘炳江说。

他认为,优化产业结构和布局,淘汰落后和化解过剩产能是钢铁行业走出低谷、过上好日子的关键,也是钢铁行业减污降碳的基础。

刘炳江表示,“十四五”开局之年,国家部署全国范围的钢铁去产能“回头看”检查以及粗钢产量压减工作,“意义不言而喻,信号十分明显”。

“回头看问题还真不少。”刘炳江告诫,“希望这些钢铁企业不要因小失大,为了扩充产能,导致整个生产链条停摆。”

关键词三:重研发

会上,一组数据引起记者注意。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执行会长何文波介绍,2020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固定资产投资948亿元,而研发费用支出1118亿元。

“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约2.17%,国际上多数钢铁企业在1%左右,这是很了不起的进步。”何文波说,数据表明,中国钢铁企业步入新发展阶段,是有准备有行动的。

何文波认为,推进碳达峰碳中和,还是要在技术进步上谋出路、在研发上下功夫,“我再次呼吁全行业、科研机构和政府部门,在决定中国钢铁未来的关键、前沿技术大规模开发上,一定要走协同创新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