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铁矿石供应宽松趋势明确 边际成本支撑较强

友发集团——上交所主板上市企业、连续16年位列中国企业500强    丨    2022.08.03    丨    1818
    

下半年*低看至600元/吨

在国内压减粗钢产量3000万吨的情况下,2022年全球铁矿石需求同比将减少7200万—8000万吨,而供应将减少5300万—6300万吨,市场供应过剩格局较为明确。具体到下半年,港口库存大概率累积,年底库存或与2021年持平。如此一来,铁矿石价格重心势必下移,以进一步出清部分高成本矿山产能。

不过,目前全球约有9000万吨铁矿石,成本位于矿山边际成本80美元/吨以上,若铁矿石价格跌穿该位置,则上述供应可能退出市场,基本能够对冲全年铁矿石需求下降的影响。80美元/吨的成本折算到9月合约上为650元/吨,即使考虑贴水因素,9月合约在600元/吨以下也缺乏续跌空间。

需求端:全球高炉普遍减产铁水产量同比下滑

国内:钢厂减产自救,粗钢压减政策待落地

4月以来,国内钢价累计下跌超过25%,钢厂亏损范围由短流程蔓延至长流程。随着钢厂盈利的不断收缩,6月中旬后,高炉主动减产意愿升温。据不完全统计,6月15日—7月22日,全国陆续新增92座高炉检修,影响日均铁水产量31.97万吨。伴随着钢厂主动减产的兑现,原料价格大幅调整,其中焦炭现货累计下跌900元/吨,62%铁矿石指数累计下跌64.4美元/吨,张家港重废累计下跌1140元/吨。受此影响,7月以来,钢厂亏损程度环比缩小。截至7月22日,我们追踪的华北高炉、华东电炉(平电)即期利润基本转正,其进一步减产的动力减弱。考虑到目前长流程钢厂主动减产主要采取降低废钢添加量、降低铁矿入炉品位、短期检修闷炉等手段,灵活性较高且持续性有限,若钢厂盈利继续回暖,则高炉可在短期较快复产。统计已经公布的高炉检修计划发现,7—9月,检修高炉影响日均铁水产量逐月递减。

虽然政府明确要求2022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但具体压减目标、实施方案均未公布。市场普遍猜测,中性情况下将压减粗钢产量3000万吨,乐观情况下将压减粗钢产量5000万吨。2022年1—6月,全国粗钢产量累计减少3644.9万吨,若要求压减3000万吨,则7—12月产量同比就有增加644.9万吨(+1.4%)的空间。届时,日均粗钢产量将由1—6月的291.1万吨减少至258.6万吨,环比下降11.1%。若要求压减5000万吨,则7—12月粗钢产量仍需同比减少1355.1万吨(-2.9%),日均粗钢产量将由1—6月的291.1万吨减少至257.8万吨,环比下降14.9%。考虑到今年粗钢压减工作既要避免再次出现2021年“一刀切“式的集中限产,又要帮助钢铁行业实现供需再平衡,同时还要兼顾稳增长和保就业的经济工作目标,并降低下游行业原料成本上涨风险,故粗钢产量压减3000万吨的可能性更高。

进一步拆分上半年国内粗钢减量的3644.8万吨,1744.9万吨由铁水减量实现,1899.9万吨由废钢消耗减量实现。统计局口径废钢比由年初的18.91%下降至6月的15.27%。鉴于本轮原料价格回调期间,铁水较废钢性价比基本消失,下半年铁水对废钢的替代性将低于上半年。假设下半年废钢比保持14%—15%的水平,若全年压减粗钢产量3000万吨,则7—12月生铁将同比减产290万—770万吨,产量较上半年减少2964万—3440万吨,日均铁水产量将在219.9万—222.4万吨,全年生铁减产2036万—2512万吨;若全年压减粗钢产量5000万吨,则7—12月生铁将同比减产2011万—2467万吨,产量较上半年减少4684万—5140万吨,日均铁水产量将在210.6万—213.1万吨,全年生铁减产3756万—4212万吨。

海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生铁产量同比下降

受地缘政治、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海外钢材需求走弱,高炉产量明显下降。2022年1—5月,海外高炉生铁产量累计同比减少1108.1万吨,降幅达到5.81%,其中独联体贡献减量518.7万吨,产量同比降幅高达15.89%。目前来看,欧美仍处于激进加息阶段,其经济增速下行压力持续积累,即使海外高炉生铁产量保持5月的水平直至年底,7—12月生铁产量也将同比减少1193.1万吨、全年产量同比减少2480.2万吨。

基于以上分析,国内外高炉减产预期均较强,若国内*终落实粗钢压减3000万吨的政策,那么2022年全球生铁产量同比将减少4500万—5000万吨、国内生铁产量减少2000万—2500万吨、海外生铁产量减少2480万吨。折算成铁矿石需求,铁矿石消耗量同比将减少7200万—8000万吨,其中国内消耗量减少3200万—4000万吨、海外消耗量减少接近4000万吨。具体到下半年,全球铁矿石需求同比将减少2180万—3140万吨,其中国内减少470万—1230万吨、海外减少1910万吨。

供应端:主流矿山增量有限非主流矿山减量突出

受降雨、矿山检修以及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2022年1—6月,全球铁矿石供应同比大幅下降。具体看,四大主流矿山铁矿石发运量同比减少549万吨,降幅为1.07%,其中澳巴19港铁矿石发运量同比减少894万吨,降幅为1.44%。此外,非主流矿山铁矿石发运量同比减少2880万吨,降幅为10.37%,其中非澳巴铁矿石发运量同比减少2534万吨,降幅为14.85%。

四大矿山:追赶财年目标,下半年稳步增产

2022年上半年,巴西南部强降雨、设备安装、拨采率降低,淡水河谷铁矿石产量仅为1.38亿吨,同比下降约570万吨,S11D产量低于预期,南部系统350万吨产能被出售。二季度产销报告披露,淡水河谷正式下调2022财年指导目标1000万—1500万吨,为3.1亿—3.2亿吨。进入下半年,由于新增产能少且多于年末投产,淡水河谷产量将呈季节性恢复特征,含中西部系统在内,全年预计实现3.13亿吨的铁矿石产量,虽小幅低于2021年的水平,但下半年同比将增产约270万吨、环比将增产约3700万吨。

2022年上半年,澳洲三大矿山也受到疫情、检修及降雨等因素的影响。必和必拓铁矿石产量同比减少121万吨、发运量同比减少552.6万吨,2022财年产量仅追平年度指导目标的下限2.78亿吨。力拓Gudai-Darri项目施工进度落后,皮尔巴拉产区遭遇强降雨,一季度铁矿石发运量同比降幅达到8%。FMG是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流矿山,其一季度铁矿石发运量达到4650万吨,同比增加420万吨;创历史同期新高。进入下半年,天气因素影响减弱,二季度必和必拓SouthFlank项目提产进度超预期,力拓Gudai-Darri项目正式投产,FMGEliwana项目产量稳步提升,预计澳洲三大矿山*终均能实现其*新的年度指导目标,主流澳矿供应量环比也将增加。

根据四大矿山的*新指导目标及其投产计划,预计2022年四大矿山总产量约为11.04亿吨,与2021年基本持平,下半年产量有望实现5.82亿吨,同比增加约500万吨,环比增加约5900万吨。

非主流矿山:多重因素共同作用,减产幅度较大

2022年1—6月,我国进口非澳洲巴西铁矿石数量同比减少约2776万吨,降幅超过30%。其中,进口自印度、乌克兰、加拿大、蒙古和南非的铁矿石数量减少2363万吨。海外非主流矿供应影响因素较多,且多数因素将持续影响至下半年。

第一,疫情导致南非矿山劳动力紧缺。英美资源一季度铁矿石产量同比和环比分别下降19%和13%,其中Kumba矿区产量大幅低于预期,其已经正式将2022年度目标产量下调为6000万—6400万吨,降幅在300万吨。

第二,地缘政治。2020年俄罗斯和乌克兰分别出口铁矿石2573万吨和4629万吨,占全球铁矿石出口量的4.35%,其中近2600万吨销往我国。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乌克兰海运受阻。2022年1—5月,我国进口俄乌两国铁矿石累计同比减少31.05%,其中4—5月的降幅达到54.8%。目前,地缘冲突依然持续,谨慎估计,全年俄乌铁矿石供应量减半。

第三,印度大幅提高铁矿石出口关税。2021年,印度铁矿石出口量约为6700万吨。由于铁矿石价格重心大幅下移,印度政府又大幅上调铁矿石出口关税,2022年印度铁矿石出口量同比大幅收缩。预计印度铁矿石2022年出口减量在2000万—3000万吨。

第四,铁矿石均价重心下移,高成本矿山退出市场。2022年1—6月,62%Fe铁矿石均价录得139.71美元/吨,而2021年同期为183.42美元/吨,跌幅近24%。目前,62%Fe铁矿石均价还不及110美元/吨,澳洲、智利等国家部分高成本矿山基本停产。

国内矿山:疫情影响减弱,后期供应小幅增加

由于疫情影响,2022年上半年国产矿供应低于预期,铁精粉产量同比减少486万吨,降幅为3.6%。不过,随着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矿山产量逐步恢复,6月,铁精粉产量已几乎与2021年6月持平。2021年下半年,矿山安全检查趋严、能耗双控等超预期的生产制约因素较多,铁精粉产量基数偏低,而2019—2020年下半年铁精粉月度产量基本稳定在2200万吨以上,若2022年下半年铁精粉月度产量保持2200万吨,则下半年铁精粉累计产量将小幅增加约500万吨,全年产量就会与2021年持平。

通过梳理矿山供应可得,2022年四大矿山供应增量有限,非主流矿山减量较多,全球铁矿石供应预计同比减少5300万—6300万吨,其中下半年减少1800万—2400万吨。考虑到下半年海外铁矿石需求下滑,澳、巴两国铁矿石运往我国的比例预计将由83.1%和66.58%提高至85%和70%,对应下半年我国铁矿石进口减量在800万—1000万吨,叠加国产矿增量,2022年下半年国内铁矿石供应将减少300万—500万吨。结合前文对铁矿石需求的分析,下半年国内外铁矿石市场供应宽松趋势较为明确,国内港口铁矿石库存将持续累积,预计到年底与2021年的库存高度持平。

小结:港口库存预计累积价格重心逐步下移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判断,2022年铁矿石供应减量低于需求降幅,供需过剩格局较为明确,国内港口铁矿石大概率持续累积,年底库存高度或与2021年持平。如此一来,铁矿石价格重心势必下移,进一步出清部分高成本矿山产能。

虽然铁矿石供应宽松的大方向较为确定,但由于矿山供应相对刚性,仅从年内的时间窗口看,铁矿石价格也存在支撑。据CRU全球铁矿石海运到岸成本曲线估算,全球约有9000万吨的铁矿石成本位于80美元/吨以上,8000万吨成本位于60—80美元/吨。若铁矿石价格跌穿80美元/吨,则9000万吨铁矿石就会退出市场,可基本对冲国内粗钢压减3000万吨情况下铁矿石需求减量的影响。若铁矿石价格进一步跌破60美元/吨,则铁矿石供应减量可达1.7亿吨,可以完全覆盖国内粗钢减产5000万吨的影响。这表明,矿山边际成本对铁矿石价格存在较强支撑。

考虑到国内压减粗钢3000万吨的可能性偏高,基于FMG和BHP给出的主流低品粉矿7月的折扣,可以推算出80美元/吨的矿山边际成本折算至9月合约的价格,其集中在650元/吨。即使考虑贴水因素,铁矿石9月合约在600元/吨以下也缺乏续跌空间。因此,长期来看,下半年铁矿石价格重心虽逐步下移,但底部存在较强支撑。

短期来看,7月中旬9月合约已经跌至矿山边际成本,供应过剩的利空有所消化,潜在利多对铁矿石价格的支撑将阶段性增强。目前,需要关注以下两点:

其一,随着铁矿石、焦炭等原料价格的回调,国内高炉盈利能力明显改善,进一步检修的意愿减弱。国内正处于稳增长政策效果逐步显现阶段,钢材需求仍有环比改善预期。以螺纹为主的钢材品种开始连续去库,市场悲观情绪得到释放,钢价低位企稳并出现阶段性反弹的概率提高。在粗钢减产政策落地前,铁水产量可能已经阶段性见底。

其二,6月中旬以来,国内钢厂主动减产的同时,也在主动降低进口矿库存。若钢厂后期陆续复产,其补库需求也将随之释放。